陆军:新零售如何打假?将消费品纳入标签化系统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1-05 05:55

“新零售的核心一定是大数据,离开了大数据就不叫新零售。大数据核心的关键又在哪里?结合实践,我认为是物联网技术的应用,基于物品联网的一个关系。”11月4日,工信部中国信息产业网理事长、新华网彩链大数据平台联合执行主任陆军在“2017杭州湾论坛——新时代 新金融 新经济”上如此表示。

(工信部中国信息产业网理事长、新华网彩链大数据平台联合执行主任)

整个电商发展到今天,陆军定义成有四代,第一代是PC电商。第二代是移动电商,有了手机、平板之后在任何碎片化的时代都可以购物。第三代就是平台电商的模式,在这种不同的体验方式上搭成了平台,有综合性的平台,就垂直细分的平台。第四个就是微商,通过社交传播本身可以实现消费。

谈到新零售面临的挑战,陆军认为从安全领域来看,假冒伪劣商品电子商务时代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一个问题,基于这个问题,包括国内主要的一些电商的平台,阿里巴巴、京东都在积极地进行打假,当然这里面有主观客观的原因,各家的行动和效果不一样。

从本质上来说,我们一定要做到一点,在商品的供应方面怎么纳入有序的系统,这一点工信部有这样的计划,希望把所有消费品都标签化,纳入标签化系统。但是也有一个问题,标签也可以伪造的。

所以当用二维码做追溯的时候,本身就陷入了一个最大的不安全的状态。

以下为发言实录:

陆军:好的谢谢主持人,很高兴在杭州跟大家交流,杭州是电商之都,到杭州大家避不开的就是阿里巴巴和双十一。

刚才前面三位专家我看了一下都是以学术研究为主,指明了很多方向,我看后面三位可能偏实践一点,我们是技术方面都有涉足。

刚才讲到了今天的论坛主题是新零售,新零售是不是可以细化到新商业,这是个很好的提示。如果站在一个消费者的角度,我希望得到一种更好的消费的体验,产品和服务的保障,是不是一种新消费。零售是站在卖的角度,消费是购买的角度。

我们今天论坛的主题是新零售,我们就回到新零售,新零售的核心一定是大数据,离开了大数据就不叫新零售,还是老的零售,哪怕有工匠精神做寿司做的最好的老先生,把寿司卖到精致,你不能说他是新零售。

大数据的核心的关键又在哪里?结合我们的实践,我认为是物联网技术的应用,基于物品联网的一个关系。

今天大家耳熟能详的微信是基于社交,全世界70亿人口,大家全部变成了微信的用户,每个人拥有两部手机,两个号码,141个ID号,支付宝也有ID号,也是基于人所发起的,你不能说我拿的这个话筒也有一个支付宝号,但是到了物联网时代,可以分配每一个物品的一个标签,每一瓶水,每一件衣,我们所谓的美好生活,所消费的每一件商品就具备了一个身份。

我认为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改革,这个改革是基于5G时代的到来,基于整个网络更通常,基于整个带宽更加地通畅。这是第一点。

物联网的到来使得我们人和商品发生的互动实现了可能。一个商品怎么会变成一件有价值的商品,品牌、品类、品位、品质,都可以说,但是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,你的内心,你的灵魂对这个商品发生了认同,可能在未来这个时代,这样的商品就可以打动你。更关键的一点我们要关注85后、90后的年轻,他们才是这个零售时代的主体,所以我们要更多关注他们的消费习惯,他们的零售习惯,构成未来的商业实践。

我们看一下这里面的主体,传统的时候有一个店铺里面一定有售货员。接着无人店铺出来了,无人店铺并不是一个大的本质的改变,只是零售员没有了,通过物联网技术,科技通过一些扫码技术把商品走,但是还是通过一个物理空间,是一个商店,要有这样的一个空间。我认为本质上跟传统上街还是一样的,要有一个零售空间或者是消费空间,有一个场所。

第二个网上,整个电商发展到今天,我定义成有四代,第一代是PC电商。第二代是移动电商,有了手机、平板之后在任何碎片化的时代都可以购物。第三代就是平台电商的模式,在这种不同的体验方式上搭成了平台,有综合性的平台,就垂直细分的平台。第四个就是微商,通过社交传播本身可以实现消费。

我又在想,在整个零售里面很重要的点,究竟今天是想得到什么,很简单我是想得到一个我喜欢的商品,我想得到一个我喜欢的服务,商品和服务才是关键。如果商品和服务得到了,消费场所和谁卖给我这只是一个通道,这个都可以压缩。

今天主持人的西装很酷,我也喜欢,我是通过哪一个店铺购买,这样一个商业信息到这个地方不能形成一个闭环的购买力,我只知道这个消费。到了5G时代,整个零售和消费最关键的一点,人和商品的对话,根本不需要跟何老师对话,我应该跟西装对话,西装先生你叫做什么名字?至于何总告不告诉我这个牌子没有关系。我可以迅速知道,整个西装的系统,从羊毛到工厂到加工,我一看很喜欢,品质我也摸过了,我有没有可能实现新消费。当这样以后,整个商业的思维就发生了。新零售一定要到一个店铺,哪怕是一个网上的店铺,是不是一定要打开网店。如果我说这个我也喜欢,我也买一本,我认为整个购买就结束了。

我这个要实现的话,一定要通过技术来实现的,我们能不能给每一个商品赋予一个ID号,其实人跟物之间交流都是基于ID号转换的。当然有多种的技术,物联网技术的实现。前面很感谢何刚说到的,新华网也在同一个产业链的技术,就是基于二维码以外的,但二维码有很多局限,我们基于第三代的色彩图形在做。

我认为这种入口存在的话,当然入口有很多种,你说价格更贵一点可以全部放芯片,但是芯片很贵。第二个再来转换一下,未来是共享经济时代了,何刚买了这件衣服,他第一时间就是一个消费者,他能不能变成一个经营者,完全有可能。我是通过何刚老师这件西装扫描以后,我进入一个系统,我选择我喜欢的颜色和面料,这个有一个ID号,这个商业链里面就给何刚老师充了50元,这又跟第四代电商,通过社交传播。如果把这些领域全部打通的话,这样的一种新零售,把前面说的支付环节、物流环节又做了一个延伸。

所以我们在想,能不能在我拿到这个商品的所有的信息,基于这个商品本身转化的一个入口,我进商店是要买商品。假如说我今天拿的这本书张老师也喜欢,你马上跟书发生互动,这是商业的逻辑,我们想这种逻辑是不是可以实现。

最后,我结合前面几位嘉宾所讲的,今天我们已经到了数字经济时代,就是用数字化的手段提升传统业。商业再发达一定会碰到一个问题,品类太多,商品太多,以后到了无人店铺,进了无人店铺的话,能看到矿泉水不会超过10种,但是各位,全中国能生产矿泉水的品种肯定不少于一千种,剩下了999种他们的出路在哪里,他们会自己通过商品自己去分解,去传播,到这个时代,整个数字经济不单单是人在生活数字经济的主体,每个节点都会形成一个销售,都会产生一个动能,这个动能是顾客所发生的,这些数字会直接到达工厂,工厂里面会安排生产,这也是供给侧改革应有之意。

谢谢大家。

主持人:陆军我想追问你一下,你谈到一些技术的升级,目前在商业零售,尤其在线上线下这块,从安全的角度,这方面一直有很大的争议,如果安全是新零售的一个基础设施的重要的一环的话,目前在这个领域,我们的挑战主要是什么?有什么样可能的方向和出入?

陆军:安全领域来看,主要是假冒伪劣商品电子商务时代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一个问题,基于这个问题,包括国内主要的一些电商的平台,阿里巴巴、京东都在积极地进行打假,当然这里面有主观客观的原因,各家的行动和效果不一样。

从本质上来说,我们一定要做到一定,在商品的供应方面怎么纳入有序的系统,这一点工信部有这样的计划,希望把所有消费品都标签化,纳入标签化系统。但是也有一个问题,标签也可以伪造的。

所以当你用二维码做追溯的时候,本身就陷入了一个最大的不安全的状态。

主持人:目前有一个取代二维码追溯的技术吗?

陆军:我们开发了第三代色彩图像的技术,它是基于四种颜色,同时整个编码系统没有开放,二维码在70年代已经全部开放了,我们认为在这样一个中心网络世界里,大家认为互联网是去中心化,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。所有的数据一定是存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才是有意义的,包括微信,各位你们都是在为腾讯、为企鹅添加数据,他的数据是闭环的,他永远不会提供给你。

我们认为标签一定要高度集中化,我们新华网推出这样一个标签,就是在总书记的家乡,我们把所有的农特产品贴上这样的一个标签,接着在全国一千个县里面进行追踪溯源。

(编辑:许楠楠)

关键字: 消费品陆军零售标签系统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